<listing id="jvr1r"></listing>
<var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var>
<var id="jvr1r"></var>
<var id="jvr1r"><strike id="jvr1r"><listing id="jvr1r"></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vr1r"></cite><cite id="jvr1r"></cite><var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var>
<cite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cite>
<cite id="jvr1r"></cite>
<var id="jvr1r"><strike id="jvr1r"></strike></var>
<ins id="jvr1r"></ins>
<cite id="jvr1r"></cite>
當前頁面:首頁 > 鑒賞知識鑒賞知識
一座古城與一抹葬身古城的香魂
發布日期:2018-03-15 10:21:57   瀏覽:

宋代繡片宋代繡片

她是誰?她來自哪里?是怎樣的變故,讓她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絲綢之路南亞廊道上寂寞古城的深處?如今,簡陋墓冢中零星的文物,只能還原她一星半點的生命訊息,卻再也無法復制出她青春的溫度,她是——遠走古道的女兒家……


  龍曲古城遺址


  ——“聚焦絲綢之路南亞廊道”大型專題報道之一


  海南藏族自治州興海縣唐乃亥鄉的龍曲河畔,一座古城已矗立了近千年的光陰,沒有人知道它最初的主人是誰,也沒有人知道它黃土夯筑的殘垣斷壁和古城中的萋萋荒草,究竟埋葬了多少傳奇。記憶消失了,甚至在浩如煙海的典籍中,這座古城也不曾留下半點供人憑吊的蛛絲馬跡。這是一座寂寞的城池。


  一抹香魂荒草中


  發掘仍在繼續。


  有一天,考古隊員們小心翼翼地啟開了龍曲古城中一塊稍高于地面的草皮,一具骸骨出現在了考古隊員的視野中。


  這是一具年代久遠的女性骨殖,纖細的骨骼中,保留著逝者的生命訊息。


  “她去世時很年輕,屬于自然死亡。淺埋葬。”李智信先生說。


  一把帶柄的銅鏡放置在尸骨的一側。這是逝者為數不多的陪葬品中的一件。銅鏡雖然已經殘缺破損,可是李智信先生和隊員們根據銅鏡的樣式和銅鏡上的花紋判斷出這是一件宋朝的文物。


  “時代特征很明顯。”李智信先生說。


  一件精美的刺繡制品擺放在骨殖的另一側。繡品呈長方形,底色為黑色,繡品內容是花鳥圖。


  “從繡品上的內容來看,這顯然是一件來自中國北方漢文化區的藝術作品,花鳥的形象和今天流行在中國北方民間的刺繡形象十分接近。”李智信先生說。


  民間、銅鏡、漢式刺繡……將這幾個關鍵詞連綴在一起,繡品主人的身份便引起了考古隊員們的猜想——她有可能是一位來自中國北方的漢家女子。


  “宋朝時的興海處于少數民族部族割據地帶,一位身攜銅鏡和漢式刺繡的女子在這一地域出現,至少說明絲綢之路南亞廊道民間交流的頻繁。”李智信先生說。


  古道上的城池


  李智信先生,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一次考古發掘,讓他與這座古城結下了不解之緣。


  “因為古城坐落在龍曲河畔,考古工作者就將其稱為龍曲古城。”李智信先生說:“我們最初懷疑古城修建于唐朝,可是考古發掘卻推翻了我們最初的猜想。”


  考古發掘工作,首先是從城內開始的,可是除了發現少量的房屋遺跡外,考古隊員們幾乎一無所獲,時光奪去了太多能夠印證古城身份的印記。


  李智信先生之所以懷疑龍曲古城是一座唐城,首先是因為這座古城坐落在唐蕃古道上,唐蕃古道正是絲綢之路南亞廊道重要的一段。可是,在日后幾天的考古發掘活動中,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座古城可能是一座宋城。


  在離龍曲古城不遠處,一段古道的遺痕映入了考古隊員的眼簾。


  齊膝的荒草掩蓋了古道曾經的輝煌,可是古道上依稀的車轍還在,深切進古道泥土中的車轍,記錄了古道上車水馬龍的過往。


  李智信先生說:“已發現的這段古道,是由河卡通往大河壩的,因為沒有太多的歷史記錄和相關文物,我們至今仍無法判斷古道的年代。”


  是古道上的驛站,還是曾經捍衛古道的軍營?龍曲古城的身份之謎,困擾著考古隊員。


  沒有裝殮的尸骨


  宋朝時,漢族已然形成了有著固定模式和規制的棺槨裝殮的喪葬習俗,可是龍曲古城中發現的這位年輕女性骨殖,卻是沒有任何葬具的“裸葬”。


  是絲綢之路南亞廊道上的奔波勞頓,猝然奪去了她年輕的生命,以至于讓她的同伴來不及尋找到裝殮之物,便將她孤零零地埋葬在了異域他鄉的草原深處,還是久居此地,突然離世,倉促下葬?一切不得而知。


  李智信先生告訴我們,將墓葬修建在城池中的現象,在歷年來青海地區的考古挖掘中十分少見,他根據這名年輕女子的埋葬情況分析,她下葬時,龍曲古城可能早已廢棄或是即將廢棄。


  是什么原因讓這座古城被人們廢棄,并最終成為了這位遠離故鄉的漢家女子的墓地?當年的龍曲人又到了哪里?每一次考古的發現在回答了諸多疑問時,也會將新的課題擺在人們的面前,這或許就是令許多人癡迷于考古的原因所在。


  坍塌的廟宇


  為了尋找到能印證龍曲古城歷史和這位女子與古城關系的證據,考古隊員們將目光聚焦在了古城外更為廣袤的地域,他們很快在龍曲古城不遠處的一個土堆里,發現了一座廟宇的遺跡。


  “廟宇建在一處高臺上,是青海地區普遍存在的建筑習俗,這樣的建筑模式成為了我們判斷建筑物用途的一個重要依據。”李智信先生說。


  考古隊員們發現的這處廟宇遺跡位于龍曲河的一級臺地上,廟宇的主體建筑由一座主殿和主殿左右兩側相對而建的廂房組成。


  “殿房是土坯壘砌的。”李智信先生說。“土坯墻上下壘砌的方法不一樣,我們依此判斷,主殿曾被二次重筑過,因為缺乏相關資料和文物佐證,重筑的原因和年代都有待考證。”


  兩排廂房的建筑年代與主殿修建的年代相仿,從建筑格式來看,廂房最初的用途是供人居住,奇怪的是,當考古隊員們在對廂房進行更為細致的發掘時,卻發現廂房的門是被土坯堵住的。


  “由此看來,主殿重筑后,兩側的廂房就已改變了用途。”李智信先生說。


  更令人稱奇的是,在主殿前的院落中,考古隊員們還發現了一些散亂的人骨,李智信依據這些人骨的狀態判斷,寺院中似乎曾發生過戰爭。考古隊員們因此懷疑,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戰爭,摧毀了城邊的這座寺院。



  千古之謎


  這座在戰火中被摧毀的廟宇和古城中早逝的漢家女,極易讓人產生諸多聯想,他們之間是否有某種聯系?


  李智信先生說:“骨殖旁具有鮮明的漢族風格的宋朝繡片和銅鏡是一個孤證,只能證明它曾經主人的身份,以及當時漢地和少數民族聚居區民間交流的狀況,卻說明不了墓主人的死因。”


  繡片的出土雖然提供的歷史訊息十分有限,可是通過這些歷史訊息,考古工作者還是依稀還原出了墓主人近千年前的生活面貌。


  “雖然身居少數民族聚居區,可是墓主人仍執漢鏡,攜漢式繡片,說明她生前依舊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李智信先生說。


  文明正是在這樣的尊重之中,走向了繁榮。


  是商旅,是訪客,還是客居他鄉的故人?透過繡片綿密的針腳,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行走在絲綢之路南亞廊道上對漢族文化情有獨鐘的多情女子執著的背影;


  是洗禮,是鑄練,還是文明交流的一種特殊方式,透過古城廟宇的那場戰爭,我們感受到的是絲綢之路南亞走廊上文明交流的艱辛和古道歷史的跌宕。


  一座古城與一抹葬身古城的香魂,敲響了絲綢之路南亞廊道的千年心鼓。


二維碼.jpg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多肉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