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jvr1r"></listing>
<var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var>
<var id="jvr1r"></var>
<var id="jvr1r"><strike id="jvr1r"><listing id="jvr1r"></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vr1r"></cite><cite id="jvr1r"></cite><var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var>
<cite id="jvr1r"><video id="jvr1r"></video></cite>
<cite id="jvr1r"></cite>
<var id="jvr1r"><strike id="jvr1r"></strike></var>
<ins id="jvr1r"></ins>
<cite id="jvr1r"></cite>
當前頁面:首頁 > 鑒賞知識鑒賞知識
藝術收藏都是“無心插柳”
發布日期:2018-03-14 11:10:49   瀏覽:

sFNt-fxpwyhw1862274.jpg

    在西方,自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始,上至君主教皇,下至文人藝術家,紛紛熱衷于收藏藝術品。他們愛好風雅,在自家的別墅、庭院中修繕一處小室,專用來保護自己的古物收藏。


  這種儲存方式在私人收藏家中得到了普及,他們也買入建筑或設立私人博物館以供展示獨家收藏,隨著整個社會對藝術品需求的增加,大多數藏家愿將珍藏作品對外開放展示,使其從私人領域亮相至公共領域,不再緊閉于幽冷寂靜的長廊。


  中國古代,愛好收藏的君臣皆有,“千古詞帝”李煜好收藏前代法書名畫;宋徽宗廣收歷代文物、書畫、青銅器等,并編錄成書。歷代帝王之中,首富藏家應屬乾隆,他的藏品約有1萬件以上,書畫占了近半,海外奇珍更是不在話下。


  與西方不同的是,中國古代官紳們的藏品自是不愿分享的,收集來的寶貝或是用來進獻以加官晉爵,或是把玩觀賞滿足個人趣味。他們的偏好,一定程度上能代表當時物質文化的前沿水平。


  現今,中國一些現當代大私人收藏家同樣會舉辦藝術展來展示陳列自己的藏品,如收藏家劉益謙、王薇夫婦2015年創辦的龍美術館,涵蓋中國古代一直到當代的藝術作品,其中以紫檀龍椅、宋徽宗“花鳥冊頁”等尤為著名。諸如此類的私人收藏藝術館,都具有較為強烈的個人特色與風格。


  藝術收藏的形式經歷了不同時期的演變,有了更多作品向公共領域流入的趨勢。受眾認可公立博物館系統化收購管理機制的優勢,與此同時,不能否認私人藏家對藝術的發展同樣也有推動作用,亦為藝術品的存世與保留作出了貢獻。但從資本市場的規律來看,現當代私人收藏更傾向于成為一種投資手段,大多數人的出發點都是投資保值。


  以國際藝術品投資市場收益為例,1997—2007年10年間,藝術品的投資回報率略超過股票,年收益達8.5%,在同一時期,當代藝術品表現更好,甚至高達12.7%,略超過股票的回報率三個百分點。


  有需求即有市場,與市場經濟杠桿一樣,藝術品的價格是由市場需求決定。譬如在中國書畫藝術品市場,2000—2015年間的年化投資回報率一直保持在20%以上,并且該階段呈現出近現代書畫的投資回報較高、尤其是出自名家的中低價位作品,當代書畫緊跟其后。


  在這些作品中,名家作品是最為搶手的,它們的流動性強,認可度高,有極強的“品牌效應”,但往往市場存量小,最難以甄別真偽,增加了收藏難度。特別是高端藝術品收藏,一般都已形成了固有的收藏圈子,它的準入門檻較高,不再單單只要求經濟實力,作品拍賣、流通更像是借晚宴的形式來溝通、品鑒、交流,而不只是單調乏味的市場交易。


  藝術品市場的投資,在追隨名家的熱潮下降后,熱點會有一個方向上的轉變,優質“潛力股”被挖掘出來后身價一路漲紅,因此,許多人都戲稱藝術品投資大獲成功的幸運更多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根本上,藝術品的普世價值并不是為了投資收益,它的本身意義在世人眼中并未淡去,不論是“好看”“精美”,還是“昂貴”,相較于表面的粗略印象,更多的是通過參與觀展來吸納其背后的人文精神與藝術素養。 

二維碼.jpg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多肉免费